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麻黄桂枝各半汤

[日期:2019-05-13] 来源:  作者: [字体: ]

【方剂组成】桂枝5克,芍药、生姜、炙甘草、麻黄、杏仁各3克,大枣2枚

    【用法】以水先煮麻黄,去上沫,内诸药,煮取一杯。

    【方解】此取桂枝汤、麻黄汤各三分之一合之,故治二方的合并证而病情较轻者。

    【仲景对本方证的论述】

    《伤寒论》第23条:太阳病,得之八九日,如疟状,发热恶寒,热多寒少,其人不呕,清便欲自可,一日二三度发。脉微缓者,为欲愈也;脉微而恶寒者,此阴阳俱虚,不可更发汗、更下,更吐也;面色反有热色者,未欲解也,以其不得小汗出,身必痒、宜桂枝麻黄各半汤。

    注解:如疟状,谓如疟疾定时发寒热的形状。清便欲自可,即大便通调如常,本条可分三段解释:①太阳病已经八九日,其人不呕,病还未传少阳;清便欲自可,则亦未传阳明,只如疟状,一日二三次发寒热,而且热多寒少,外邪已有欲罢之象。脉微缓更为邪衰正复之候,故肯定此为欲愈也。②太阳病八九日,虽不见少阳和阳明证,但脉微无热而恶寒者,此表里俱虚,已陷于阴证,应依据治阴证的方法随证救之,不可更发汗、更一下、更吐也。③再就上之如疟状的欲愈证言之,假如其面反有热色者,乃郁热在表还不能自解的为证,其人身痒,即是不得小汗出的确证,宜与桂枝麻黄各半汤,使小汗出即治。

    按:恶寒为太阳病的要征,邪之轻重,往往验之于寒热或多或少,尤其脉微缓,为邪衰正复之应。热多寒少见此脉,大都为病衰欲愈之兆。时发热汗出者,为桂枝汤证,今虽时发热而不得小汗出,又有麻黄汤证,因以桂枝麻黄各半汤治之。

    【辨证要点】太阳病发热恶寒见身痒者。

    按:本方治痒、解表,主要能调和营卫驱邪外出。据此方义,临床常以桂枝汤加荆防,治发热恶寒、身痒起疹者屡见良效。

    【验案】房某,男性,43岁,病历号117343,1965年5月24日初诊。原有慢性肝炎,近几天皮肤痒甚,尤以夜间瘙痒难忍,至抓破为止。时有寒热,苔薄白,脉浮缓。此属营卫不和,外邪客表,治以调和营卫,解表祛邪,与桂枝汤加荆防:

    桂枝10克,白芍10克,生姜10克,大枣4枚,荆芥10克,防风10克,炙甘草6克,白蒺藜10克

    结果:上药服三剂身痒已。因有两胁痛、口苦等,与柴胡桂姜汤加味治之。

一、产后感冒:

1、沈某,女,27岁,于11月10日分娩,产程顺利,产前2天已罹感冒,产时即现白痦,产后复感风寒,恶寒发热,微咳有汗,头胀且痛,5日后自觉欲汗出而不得,近3日体温波动38.6~39℃,实验室检查:白细胞10500/立方毫米,中性81%,淋巴19%。经用庆大霉素、卡那霉素、氯霉素、复方氨基比林注射液7天,发热恶寒持续不退。于11月17日邀中医会诊,症见体若燔炭,胸腹皮肤散在白痦,不思饮食,时时有气逆上冲之感,精神倦怠,口干不欲饮,脉象微紧,苔白腻,舌淡白。予桂枝麻黄各半汤加减。上方药服1剂后,遍体絷絷汗出,头痛恶寒发热诸症大减,体温降至37.8度,原方续服1剂,体温37.2度,诸症悉平,2天后出院。
2、王某,女,30岁,2006年3月20日诊。诉分娩后47天。十天前不慎着凉,次晨即出现恶寒,发热,鼻塞,流清涕。自服中西抗感冒药未愈。刻诊仍有怕风,鼻塞,发热(37.6℃),微微汗出,精神倦怠,偶有咳嗽, 舌淡红,苔薄白,脉浮缓。证属产后气血亏虚,腠理不固,外感风寒,营卫失调。治拟解表扶正,调和营卫。
处方:桂枝、炙麻黄、防风、生姜、杏仁各9g,白芍、白术各15g,黄芪30g,炙甘草6g,大枣4枚。服3剂而愈。
按:产妇分娩时因产伤和出血,以致元气受损,血虚营亏,腠理空疏,风寒邪气易于乘虚而入。本例虽邪势不盛,然正气无力驱邪外出,使得表邪留恋不解。故选用发表之轻剂桂枝麻黄各半汤配合玉屏风散。取方中桂枝汤调和营卫,以益汗液之源;麻黄汤疏达表邪,以作发汗之用;玉屏风散益气固表,以增抗邪之力。三者相互为用,刚柔并济,标本兼顾,而获邪去正复之效。
二、伤寒表轻证: 1、冬令伤寒液少证(余无言医案):病者胃素不健,体质不强,表里津液不足,非盛夏则皮肤无汗,至严冬则小便颇多,故平素大便干燥。忽患伤寒,余诊其发热恶寒,头痛肢痛,项背腰臀均觉痛楚,两目带红而唇齿干燥。予以桂枝麻黄各半汤,服如桂枝汤法,一剂而缓汗解,再以小量之小承气汤,微和其里,便通即愈。
2、张某,男,35岁,木工。感冒半月余,每日上午十时许,恶寒发热,寒多热少,骨节酸楚,至子夜汗出热退。次日依然,周而复始。服解热止痛片得汗出,汗后仅可舒快一时,继而又热。体倦乏力,食欲不振,微有恶心,大便日行一次,舌淡红少苔,脉象沉缓。患者素体健少病,病后上班依然,虽纳呆恶心,以其脉不弦、口不苦知邪未入少阳;且从清便自调观之,更未进入阳明,可见正气尚足,邪仍羁留于太阳。以其势不盛,不宜峻剂发散,拟桂麻各半汤小发其汗。麻黄7.5g 白芍6g 甘草4.5g 杏仁6g 桂枝6g 生姜3片 大枣5枚 一剂。二诊:药后全身汗出津津,恶寒发热止,胃纳增加,惟劳动时汗出,此病后气阴虚损也,改用生脉散加味治之。(《临证实验录》)
三、慢性荨麻疹: 1、李某,女,25岁,2006年1月5日诊。近一年来,反复发作荨麻疹,尤以上肢、颈部及躯干为甚,先为散在粟栗状丘疹,抓后迅速融合成淡红色片状之扁平隆起,此起彼伏,夜重昼轻。用多种中西药物治疗均不能控制发作。舌淡黯红,苔薄白,脉滑细。证属风寒袭表,久稽不解,内舍于络,营卫不和,邪气与气血搏结而形疹于外。治拟祛风散寒,和营透表,活血通络。方:桂枝、麻黄、防风、蝉蜕、生姜、桃仁、红花、川芎、紫草、甘草、大枣各9g,白芍、生地、当归各15g。服6剂后,皮疹基本消退,仅在夜晚感觉局部皮肤瘙痒。风邪已有外透之势,然病久气血亏虚,正不御邪,仍有复感再发之虑。遂于上方去麻黄,加黄芪20g,夜交藤30g,连续服药1个月,随访半年未再发作。
2、(罗德扬医案):李某,女,22岁,农民,1972年2月3日诊。自诉皮肤瘙痒4个月。白天皮肤奇痒难忍,至夜晚脱衣覆被睡觉则痒止但喘促不宁,曾用中西药和民间单方等多法调治皆无寸效。刻诊:全身皮肤瘙痒但无丘疹,不红不肿,皮肤略嫌干燥,抓痕累累,舌质微红,脉浮涩。邪干皮腠,卫津郁滞,皮肤失去荣润所致。思仲景桂枝麻黄各半汤有“以其不能得小汗出,身必痒”之句,试投原方:桂枝12g,白芍12g,麻黄9g,杏仁12g,甘草5g,生姜3片,大枣4枚。2剂,日1剂,水煎(嘱麻黄去沫),早晚各1服。2剂尽,患者喜曰:“药后几无痒、喘”。原方再投2剂,痒喘之苦霍然若失。随访3年,终无复发。
3、刘某,男,72岁,农民,1984年3月15日诊。患者皮肤奇痒6月余。曾在开封等处经多法治疗3个月不愈。诊见皮肤干燥无疹块,询知大便七八天1次但不甚干结,脉象浮虚。此乃邪郁皮肤,肺失宣降所致。投桂枝麻黄各半汤:桂枝12g,白芍12g,麻黄9g,杏仁12g,甘草5g,生姜3片,大枣4枚。2剂。日1剂,水煎,分2次服。服后痒去大半。再投2剂,便通痒止。按:上2例患者的共同特点为“奇痒但无丘疹,皮肤略有干燥”。在病因病机上均为感受风寒,郁于皮肤,卫津不行,正气不足,无力驱邪外出所致。桂枝麻黄各半汤本为太阳病日久不愈,邪郁太阳而设,与2案病机相合,故获佳效。
4、杨某,女,26岁,蔚野村人。据其母言,一岁麻疹后,疙瘩时起时伏,至今已25年。着凉、触冷或遇风吹便疙瘩满身,成块汇片,肤痒难忍,越搔越痒,常致坐卧不宁。除此之外,别无不适,舌脉一如常人。麻疹后体弱阴亏,邪风乘虚而入,稽伏血分,致瘾疹时隐时现,终不消失。宗治血灭风之理,予以活血祛风。拟桂枝麻黄各半汤加味:麻黄6g 桂枝6g 赤芍10g 杏仁6g 甘草4.5g 当归10g 川芎6g 生地10g 生姜3片红枣5枚二剂。二诊:药后微汗出,25年之苦消于旦夕。近疲乏无力,动则汗出,此气虚也,原方减麻黄,加黄芪15g,续服三剂。后因牙痛来诊,知夙疾再未发生。
5、郝某,女,45岁,明望村人。素多汗出,一次汗出当风,致疹发遍身,状如麻豆,其色淡红,身痒不能坐卧,搔之出血,痒方得减,夜间尤甚。虽非大病,然连续七晚不得安卧,亦甚为苦恼。望其舌,边尖红,苔薄白。诊其脉,弦滑略数。触其腹,腹软无压痛。观其脉症,此气虚血热,风邪为患也。邪入血分,故夜间痒甚,治当益气活血,祛风凉血。拟当归饮子加味:当归15g 川芎10g 赤芍10g 生地10g 黄芪15g 何首乌15g 荆芥10g 防风10g 白蒺藜15g 蝉衣10g 三剂。二诊: 疹不退,痒如故,全身憋胀。细诊其脉,弦滑中微有浮象,知病邪趋表,呈外出之势,治宜解表散邪。然并非风寒外束之表实证,且病程已久,病邪亦微,当小发其汗,拟桂枝麻黄各半汤:麻黄6g 桂枝4.5g 白芍4.5g 杏仁6g 炙草3g 生姜3片 红枣5枚 一剂。当晚,微汗出,疹消失。(《临证实验录》)
6、(罗江浒医案):李某,男,19岁,学生。1982年5月19初诊, 三年多来皮肤为物所碰撞划等即痒,甚至洗脸擦身也痒,且不能抓搔,越搔越痒。静待10—30分钟痒渐自消失。夜卧时为痒所苦而不能安寝,因惧其所盖被子的摩擦而不敢动弹翻身,有时睡着也会痒醒。平景体质不强,易患感冒。脉细略弦,右寸沉,舌淡苔白中后略厚。证属表阳不足,卫外不固,故易感风寒。风寒拂郁于表、正阳欲抗邪外出而不能。“以其不得小汗出,身必痒,宜桂枝麻黄各半汤。”遂处方:麻黄5g 桂枝10g 杏仁5g 白芍6g 生姜5片 大枣6枚 炙甘草6g 蝉蜕5g。二剂后证大减,轻微刺激已不痒,夜已能安寝。原方去蝉蜕再进三剂痊愈。按:桂枝麻黄各半汤治正阳不足,风寒郁于肌表之身痒有确效。另外,治疗急性荨麻疹,辩证风寒的可用桂麻各半汤,而风热的就用消风散。
四、老年性瘙痒症:
应用本方:桂枝5g,白芍5g,麻黄3g,炙甘草3g,杏仁10g,大枣10g,生姜3片。日1剂水煎服。并以冰铜霜外用。治疗老年性瘙痒症53例,男21例,女32例,瘙痒全部消失为痊愈,共46例;瘙痒略减或不减均为无效,共7例(其中2例瘙痒加剧)。按:风寒著者,原方直入无须更方;湿热化毒者,酌加双花、连翘、蒲公英、黄柏清热燥湿解毒,减杏仁、大枣;波及营血者加生地、赤芍、丹皮凉血和营;刺痒甚剧者可增荆芥、防风、浮萍、地肤子、蝉蜕以祛风止痒。
五、神经性皮炎:
吴某,女,26岁,2003年5月15日诊。患者自年初以来忙于准备毕业论文答辩,精神紧张,压力较大。 20多天前颜面部出现针头大小密集的淡红色疹子,阵发性瘙痒,流汗或日晒则加重。某医院皮肤科诊为“神经性皮炎”,予西药内服外搽,反而觉得皮损处灼热疼痛,不敢再用而求治于中医。见前额及两颊部泛发片状红斑,有抓痕,两上眼睑已呈苔藓样变。心烦寐差,舌尖红,苔薄黄,脉弦数。证属情志内伤,心肝火旺,外受风热,凝聚肌肤。治宜祛风止痒,清热宁神。处方:桂枝、炙麻黄、荆芥、蝉蜕各9g,金银花、连翘、大青叶、 赤芍、生地黄各15g,木通、甘草各6g,珍珠母、夜交藤各30g。服药1周,皮损基本消退,夜寐改善。继守上方加减治疗2周而愈。
按:神经性皮炎是一种皮肤神经官能性疾病,中医因其顽固难治而称之为顽癣。本病的发生以内因为主,多由情志不遂,心肝火旺,复受风热侵袭。初起多为风热交阻,逐渐演变为血虚风燥或血热风盛之证,故治疗当审因辨证,分别论治。本病例为初发,风邪偏盛,故用桂枝、麻黄之类以疏风透表,虽属温性,但与金银花、连翘、大青叶、木通等苦寒清热药同用,已无助热伤阴之弊;取珍珠母、夜交藤平肝养心安神,药证相合而获佳效。
六、过敏性鼻炎:
卓某,男,22岁,2005年10月22日诊。鼻痒、鼻塞、打喷嚏、流清涕反复发作5年余。每当在空调环境中,或接触异味、粉尘及受凉后上述症状即发作。西医诊断为过敏性鼻炎,迭经中西药物治疗,效果不佳。伴神疲乏力,面色苍白,形寒畏冷,舌淡,苔薄白,脉浮而虚。检查:鼻黏膜苍白水肿,鼻腔见水样分泌物。证属肺脾虚寒,清阳下陷,卫外不固,风寒客肺,肺窍失利。治拟温肺散寒,补气升阳,通利鼻窍。处方:桂枝、白芍、麻黄、防风、苍耳子、辛夷、干姜、杏仁、蝉蜕各9g,黄芪30g,升麻、柴胡、炙甘草各6g,大枣4枚。上方服5剂后,鼻痒、鼻塞、流涕、喷嚏均明显好转。上方加减续服2周,诸症消失。嘱服补中益气丸1个月以善后巩固。随访半年未复发。
按:过敏性鼻炎属中医“鼻鼽”范畴。临证表现多为虚证、寒证,病位主要在肺脾。肺脾虚寒,清阳无以出上窍为病之本,风寒壅塞,肺窍不利为病之标。故以桂枝麻黄各半汤合补中益气汤化裁,并以生姜易干姜,取温经散寒,通利肺窍,益气升阳,扶正祛邪之功。现代药理研究表明,桂枝、麻黄、蝉蜕、防风等能够阻止过敏介质的释放,并可拮抗组胺而发挥抗过敏效应;甘草具有皮质激素样抗炎、抗变态反应作用;黄芪、党参、白术、大枣能增强机体的免疫功能,从而提高抗病力,减少复发率。
七 、病态窦房结综合征:
林某,女,52岁,2004年6月3日诊。患者三年前发现心率慢,胸憋闷,头晕等症,曾有两次晕厥。心电图示窦性心动过缓(心率48次/分),频发逸搏,偶发房早,并有T波改变。阿托品试验阳性。西医诊断为病窦综合征,冠心病。常服速效救心丸、心宝等药稍有改善。近一周来,因劳累症状加重,胸闷憋气,心前区闷痛,放射至肩胛部,头晕心悸,困倦乏力,腰酸肢冷,心率50次/分,舌淡黯胖,苔白,脉沉迟而弱。证属心肾阳虚,阴寒凝滞,血脉瘀阻。治拟温阳益气,散寒通脉。处方:桂枝、炙麻黄、白芍、炙甘草、杏仁、干姜、制附子、大枣、红参各9g,黄芪、淫羊藿、熟地黄、丹参各15g。服完6剂后,胸闷心慌,头晕肢冷等症状明显减轻,心率增至56次/分。继以上方加减连服4周,上述症状消失,体力渐复,心率维持在55—65次/分。随访半年病情稳定。
按:病窦综合征属中医“胸痹”、“心悸”范畴,以心 率缓慢为突出表现,多由心气亏虚,心阳不振,鼓动无力,血流滞缓所致,久必及肾而见心肾阳虚之证。故用红参、黄芪、附子、干姜、淫羊藿等温阳益气之品;用桂枝麻黄各半汤意在取风药辛温之性,能畅达阳气,振奋 人体气化功能,使气血运行,血脉通畅,则阴霾得以消 散。现代药理研究也表明,麻黄有温和、缓慢而持久的兴奋心脏的作用,使心收缩力增强,心率加快,心输出量增加;桂枝能明显增加冠脉流量,改善冠脉循环。这些为本方治疗病窦综合征提供了一定依据。
 

李某,女,40岁,2007年4月5曰初诊。

反复面部瘙痒5年,发作4天。每年到这个季节则作,刮风天更甚,皮肤每因瘙痒而鲜红成片,干燥疼痛,曾被确诊爲季节性皮炎。纳可,寐安,口中和,二便调。舌体痩,舌淡红苔薄白,脉不浮。

 

《伤寒论》第23条中言:面色反有热色者,未欲解也,以其不得小汗出,身必痒,宜桂枝麻黄各半汤。正与此病病机符合。

 

此为湿气郁于皮下不得解,微汗之,湿除则痒解。属太阳病,以桂枝麻黄各半汤加减:

桂枝10g白芍10g,炙甘草6g,生姜12g.大枣4枚,荆芥l0g,防风10g,白蒺藜12g,生龙骨(同煎)10g,生牡蛎(同煎)10g,炒槐花10g,生薏苡仁30g,败酱草30g,赤小豆15g,当归l0g。3剂。

 

嘱禁食羊肉、鱼虾、辣椒等辛辣炙热之品。

 

解说:此例可使人加强对桂枝麻黄各半汤的认识,也有助于人们正确认识到经方体系有其自身独特的概念。

 

问:此例脉不浮,爲何辨证属太阳病而用发汗法?

答:桂枝麻黄各半汤证因无汗则邪仍未尽去,而在表的津液已有所亏,故脉必不浮。既不能单用麻黄汤大发汗以虚其表,单用桂枝汤解肌力量又不够,故用二方复合而小其剂。

 

问:痒不是属风吗?爲何曰发汗除湿止痒?

答:这是经方体系的概念,取类比象曰“风”爲《内经》体系的概念。邪气不得随汗而出则津液郁于肌表而爲湿爲饮爲水,如麻黄汤证之体痛亦爲体液充盈于人体体表,压迫肌肉、关节而成,肤痒亦属此类,仲景书中统称爲“阳”,涵盖了津血、湿、饮、水、邪气等,这也是有别于《内经》体系的重要概念。

 

问:爲何不直接用桂枝麻黄各半汤?

答:这有两方面原因,一来是个人经验积累及用药习惯,荆芥和防风辛温发汗有似麻黄,而有祛风止痒特长,故以之代麻黄,又加点生薏苡仁、败酱草、赤小豆、当归以养血以利湿;二来与经方在临床运用中遇到的阻力有关:经方药少而力专,便宜、高效爲其特色,但现在人们看惯了用大方,药用得少,医院及药店都不满意,而且在患者需要代煎时每因量少被拒,只好加上点同类药起加强作用,特别是用点叶类药“以壮声势”,而且有时患者也嫌药太少、量太轻、价格太便宜而滋生不信任的念头,这也纯属无奈之举。

 

结果:1剂便痒止,3剂后皮损消失,除口略干,余无不适。停药后半个月未见发作。(胡希恕医案)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admin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 麻黄桂枝各半汤医案 
中药教材
常用方剂